欢迎来到长兴博物馆!
首页 > 学术 > 学术文章 > “江南望县”长兴
“江南望县”长兴
预览人数:60        

隋至唐宋,长兴由战乱趋向稳定,逐步走向兴旺,经济发展,文化繁荣,享有“江南望县”美誉。

隋大业九年(613)在泗安置鹰扬府,筑有城池,开启长安、吉安、广安、宜安四门,与雉城一起成为此后历代军事重镇而载入史册。

唐大历五年(770),水口顾渚紫笋茶被列入贡品,其后茶圣陆羽隐居于苕溪之滨,足迹踏遍“方山诸谷”,著就旷世之作《茶经》。历代文人墨客白居易、杜牧、颜真卿、皎然、陆龟蒙、皮日休、刘禹锡、陆游、王十朋、苏轼、袁高、杨汉公、张文规等纷纷踏至,或登高远眺、或临泉品茗、或依亭歌啸,留下了大量诗文,成为中华文化宝库的珍品。至今在顾渚山尚保存有三处九方唐宋摩崖石刻题记和我国第一个贡茶院遗址——吉祥寺以及清风楼、清晖轩、木瓜堂、忘归亭、境会亭、荐春台、甫里茶园等茶文化遗迹。

南宋,长兴作为抗金腹地,岳飞、韩世忠曾在合溪、悬脚岭一带安营中扎寨,抗拒金兵。因此留下岳飞场、悬脚岭等古迹、尤其是当时宋兵所使用的独具特色的“韩瓶”随处可觅,而韩世忠之子韩彦直墓就在二界岭邱家村。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自唐至清,长兴人才辈出,中进士289名,举人245名。唐代唐太宗的贤妃徐惠,佛教律宗南山创始人道宣,诗人钱起、皎然、陆龟蒙;宋代“太学四绝”书法家刘涛、通议大夫周之道、谏议大夫刘度、龙图阁直学士刘珏、翰林学士施元之及儿子施宿、右中奉大夫周淙;元代刑部左侍郎蒋必胜、蒋克明,诗人沈贞;明代刑部尚书顾应祥、江西布政使徐中行、文人吴珫、中国最早一代具有代表性的私人出版商《元曲选》装者臧懋循;清代灯彩工艺家沈无咎、“奇士”钱江、音乐家朱夼、书画家张度和隐士朱升等等均为后人所敬仰。

这个时期长兴地下出土的文物同样精美绝伦。小浦光耀唐宋龙窑生产的黑釉瓷器反映长兴制陶业发展到了新的历史水平。下箬杨湾村出土的唐代银器与法门寺出土的银制茶具同出一辙,相映成辉。银器上錾刻的摩羯纹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既展示了盛唐时期繁荣的一面,也反映了长兴茶文化丰富的内涵。雉城高山岭宋代墓葬出土的福建建窑兔毫盏,江西吉州窑镂空缠枝牡丹青白瓷香熏,洪桥横山小沉渎村出土的宋代定窑薄胎白瓷敞口碗,雉城五峰村出土的明代龙泉道泰历史故事瓷碗,泗安仙山枣树湾出土的清康熙青花缠枝纹将军罐,长兴港出土的哥窑开片双鱼青瓷盆和水口明代墓葬出土的白瓷碗和金器等同样为传世瑰宝。作为湖州府属地,长兴出土的近200件铜镜中湖州镜占多数,其大小不同,造型各异,是湖州镜制造业一个缩影。铜镜主要器形有方形、圆形。葵花形、菱花形、桃形等。多素地。大部分铜镜背面铸有作坊名称,如“湖州仪凤桥南酒楼相对石之真青铜照子”,这种招牌式的镜铭上,颇类似今天的商品广告。而其中一方上刻有“湖州铸监局乾道七年铸炼钢监造”和“铸造工匠杨二”,反映当时湖州镜制作业已有官方监制,其规模不言而喻。

长兴依山傍水,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文化积淀使至今保存下来的古建筑具有自己独特的魅力。长兴尚存的上百处古民居、寺庙均为明清时期遗存。山区以徽派建筑为主,城区仅存孔庙(大成殿、明伦堂)、钟楼与朱氏宗祠。

古民宅建筑一般都是坐北朝南偏东的封闭式院落,总体布局是纵向轴对称,两边偏屋也完全相对称。单体建筑一般是五开间两厢房或三开间两厢房,少者二进,多者五进,以三进居多。一般是沿着中轴线自南往北分别为门厅、前厅、后厅堂。

明代建筑以仅存的朱家祠堂、明伦堂等为例,整体结构简练,规矩谨严,用材粗壮。明间用抬梁式构架,其他采用穿斗式或抬梁穿斗混合式;外围砌空斗墙,内灌砂泥。屋顶多为硬山顶,阴阳合瓦。厅堂明间前施六扇六抹隔扇门,进深特大,出檐较深,并设置外廊。厅房和堂屋门面均可拆卸,作敞口厅,围墙和风火墙顶部均有瓦顶,以保护墙面不被雨水渗透。

清代建筑用材不大,比较注重装饰。清晚期结构复杂,制作精美,尤其门楼装饰十分讲究。装饰丰富,最常见反映在门窗花格子与雕花。窗格有砖瓦的,有块木筋外加纸筋灰膏塑的,也有木花格的。隔扇既可作门,也可为窗,还可作为厅室内分间的隔断。它们往往四扇一组,相靠并立,填满两柱之间,可装可卸。许多建筑木刻、砖雕十分精致。内容有戏曲人物,小说故事,或二十四孝之类,不一而足。其融书法、绘画、戏剧、文学、雕刻为一体,较之北方雕刻更细腻圆润,秀丽丰富。大户人家门前置有左右抱鼓石,多雕花。太湖边水乡人家则家家有石级码头通舟、取水、洗涤,石级有驳岸式和悬排式。

桥梁是江南水乡道路的纽带,被誉为水的翅膀。在长兴近200座形式各异的古桥梁中,以石拱桥最为精美,气势恢宏的光阳桥和文化积淀深厚的鼎嘉桥则是著名的古拱桥。在千种万般的桥梁中,单孔和多孔并有,石梁和木梁并存,其中林城畎桥为八墩七孔石梁桥,全长34米,宽2.05米,高3.10米,至今风采依旧,夹浦三孔大乌桥和单孔小乌桥同样成为太湖西南岸古桥梁建筑的一个亮点。尤其是古桥梁上石雕构件玲珑剔透,多数采用浮雕、高浮雕和线刻等手法,层次分明,立体感强,布局疏密相间,凑刀干净利落,精细入微,充分显不了明清时期长兴石雕艺术的精湛水平。

随着佛教、道教等宗教文化的传承,作为“帝乡佛国”的长兴,至清末各朝所建寺院、庵堂达200余处。虽迄今保存仅城山教寺、八都岕开元禅寺、岩山振天禅寺等不多古寺院落,但许多万劫余生的宗教文物显得弥足珍贵。其中有城山教寺的石刻造像、舍利塔,大云寺唐代石经幢,雉城钟楼明洪武七年(1374)铸造重达2吨的铜钟以及和平“敕赐法海禅寺之记”碑等。

同样历代前贤客居长兴也为后人留下了许多珍品,其中明代著名文学家归有光、《西游记》作者吴承恩在长兴同朝为官,共治一县,为后人留下了《圣井铭并叙》《梦鼎堂》两通传世碑刻,其立于县衙门前“尔俸尔禄,民脂民商”戒碑虽已残损,但仍为后人所传颂。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的《长兴州重修东岳行宫记》碑、“帝乡佛国”匾额,碧岩北宋摩崖石刻,白岘洞山明清摩崖题记均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当然,作为“江浙门户”,南宋后,长兴战事时有发生,元末明初朱元璋与张士诚相峙,“十战鳌山,九败弁山”,清末太平军与清军在长兴鏖战四年,1924年江浙军阀开战于此。频繁战事在长兴留下许多战争遗迹、兵器等。其中有冷兵器向热兵器转变的代表性兵器铜火铳,有铸有“湖防局赵景贤监制,刃八司治元年吉日造”铭文的铜炮,还有太平军使用过的铁刀、铁剑等。


长兴太湖博物馆